茄子拌土豆

一个小脑洞

[呐,鬼灯,你说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样?]
[哦?白猪先生您终于把脑子吃药吃坏了吗?]
[不是啦,我只是打一个比方,比方懂不懂?]
[那我应该会去买一头猪,然后放在您的床位上,每天去看看它,抱着它睡觉吧。]毕竟,偶蹄类还是挺可爱的。某种方面上。

情书(二)

上文链接:

http://xiaoluzi168.lofter.com/post/1f3b812f_12a8c0fa
(谁让我连pc端是什么都不知道呢。)

“额……那是因为我打赌赌输了不行吗?!你有什么意见尽管说出来啊!”

“……”很好,您已经成功的玩弄了一次我的感情,并达成成就——猪肉饼

“啊!!!痛痛痛痛痛痛……你干什么?!吃错药了么!”

“……没什么,就是看您心烦。”

“好敷衍的理由啊。”

“话说,您打了什么赌?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

“我忘了!再说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诶嘿嘿嘿嘿……”

听见这般诡异的笑声,我和那头白猪同时回头,看见了笑嘻嘻的凤凰和麒麟。

“我就说嘛,第二天这个辅佐官肯定会找上门的!”

“来,过来,你不是想知道那个傻缺打了什么赌吗?我们告诉你。”

我半信半疑的贴了过去,不过,看着那个白痴偶蹄目黑脸的样子,我认为应该是真的。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我嘛,忘交了他的药钱,白泽就上来讨债了。

“凤凰?你还记得你上一次欠我的药钱不?”

“嗯…那个什么…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我有什么好处?”

“你赢了我就把药钱给你,再附赠一个妹纸的电话号码和QQ号。我赢了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行,成交!”

——————————————————————————

“等等,那这关麒麟什么事儿?”

“咳咳,别打断我!”

——————————————————————————

继续。

你看,他不是出来了吗?年轻人就是心急 。

——————————————————————————

“诶诶诶,等等,带我一个!”

“麒麟?你要干嘛?”

“我赢了你答应我一个要求,你赢了我就连带凤凰的药钱再附赠五千日元和一壶桃花酿!”

——————————————————————————

“剩下的让我来讲吧?”

“为什么?”

“你们谁讲都好,反正我是没有异议的。”

“谁都没在乎过我的感受啊……”

——————————————————————————

然后,凤凰是这么说的:“好啊,那我们怎么玩?”

“就玩儿现世女孩子闺蜜之间比较受欢迎的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我和凤凰意见保持一致,同意。

“啊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不会有什么不同意的!要知道,小爷我可是在女孩子里面玩这个最厉害的,看你们不把家底输出来!”

然后,差不多过了40个回合。

我和凤凰也赢了40个回合。

“真心话!”

“你喜欢谁?是属于想过一辈子那种的。”

“当然是女孩子们啦!”

“。。。。”

我和凤凰商量了一下,决定套他话。

“神兽是不是没有感情的?”

“某种层次上来说,是。”

“你是不是对那个辅佐官有一种特别的情感?”

“嗯,怎么了?”

“哪方面的?”

“想让他永远不出现在我面前,大概是恨吧。”

“没爱会有恨吗?”

“……不会。”

“呵呵呵,那么……你就好好的交代一下?”

“下一把!”

当然,他又输了。

“大冒险!”

“写一封信给那个辅佐官。”

——————————————————————————

“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了。”

“喂,他写了什么啊?”

出于礼貌,我选择不透露那个偶蹄目的信。

“啊……没什么。就是一封辱骂我的信罢了。”

我走到他面前,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我是知道的,您写的那些,是真的吧,真巧,我也是。”

果然,我赌对了。

他的脸露出了一种和桃子似的颜色啊。

“喂,把上次答应我的大红袍给我吧。”

“诶?麒麟,你提这个干嘛?”

“我赢了。”

情书(一)

我收到了一封匿名情书。

至于为什么说它是情书,应该是因为那醒目的粉红色信封与心形贴纸。

不过,这一回我并没有扔掉它。

因为什么呢?或许是因为里面行云流水的字迹?还是说那个人特有的标志?

不过,我出于好奇,还是打开看了一下,以便于确认这头蠢猪是不是把这封信记错了人。

内容是这样的:咳咳,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只不过,连我都不知道这个“很久”是多长时间,一千年?还是两千年?

不过,我并不知道你的意下如何?你也知道,我是堂堂一介神仙,照常理说,我应该是无欲无求、无情的,当然,我承认,我并不是一个无欲无求的人。但是,我发现,如果一个无情的人是不可能会有“愤恨”这种情感的,所以,在理论上我的确和你有那么一丢丢的心动。

顺便说一句,你很可能不会认为我是一个无情之人,因为我那些举动。不过,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没听过,那就是“滥情之人也是无情之人。”

如果,你答应了,那就请将邮件发到这里。

网络地址:www.tianguotaoyuanxiang.com

实际地址:天国桃源乡

如果没看见人,我的徒弟会帮你接收哦~

看这口气,真是一如既往的轻浮的令人厌恶。

感觉,应该不是寄给我的啊……啧,真可惜。

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怀表,11:30。已经快到吃中饭的时间了。

我抬眼看了看刚才随手放在一边的情书,想想还是不要给那头白猪了。

可是,为什么我的手会不受自己控制的将它放入自己的袖口?

大概是想让他出丑吧。

我抬脚走出了自己的位置。

嗯……那只淫兽估计现在在花街寻欢作乐吧?

切,刚把情书发出去就在温柔乡里醉倒了,真是……

等等,我为什么要去想他?

“呐呐,鬼灯君,你说今天我要吃什么啊?”

“阎魔大王,我记得今天茄子跟我说中午有花茶和药粥,好像还有冰淇淋之类的甜点。”

“诶?!真的吗?!”

“建议您快点儿去,否则很有可能全部都没有了。”

我想着,既然有冰淇淋的话,今天的电视应该是可以看久一点了。

所以,我加快了脚步。

阎魔厅,食堂。

“鬼灯大人,您这是……”

唐瓜一脸惊恐的看着我面前的食物。而一旁的小白却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那是你没有看见鬼灯大人上一次和座敷童子还有我一起去‘恶食夜叉’,鬼灯大人一次性把‘松竹梅’套餐一次性吃的精光,座敷童子也把两大盒米饭和红豆汤吃完了。”

“哦,没什么,也就只是一盘肉冻、米饭和肉罢了。”

“是啊,一盘跟箱子一样大的肉冻,一盒米饭和肉桌山罢了。”

“小白,我听见了。”

“对了,鬼灯大人,那边有助消化的药粥,我给您盛一碗吧。”

“啊,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去吧。”

一到盛粥的地方我就看见了那一抹显眼的白。

“欢迎光……恶鬼,你要什么?”果然,一见到我就露出了那副表情。

我把放在袖口里的信件直接拿了出来,撇到了他的脸上。

“我亲爱的白猪先生,我想,您要给某一位小姐的东西不小心落在了我的房间。”

“额……那是因为……”

这是我能捏出来的唯一几个(还有一个因为图数限制)

我很努力了,相信我_§:з)))」∠)_

我在尝试捏出原来的鬼白

记忆

我暗恋着一个人。

没错,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我暗恋的人叫做“白泽”。

他是天国桃源乡的汉方权威,中国远古的祥瑞神兽,但也同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偶蹄目,花心大萝卜,不负责任的老板,白痴白猪,品味极差的老爷爷,画作极差的还沾沾自喜的人,淫兽……

总体来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他。

或许是因为……五万年前的相遇?还是说那一次他刚喝醉酒的红晕?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啊,我是今天要去陪他的。

今天是四月五号,中国的清明节。

白泽他啊,早就在四十年前走了。因为,四十年前,地狱和天国,也就是整整一个彼世莫名其妙的爆发了一个战争。是因为我的不好,一时疏忽,放出来了一个类似于“贞子”这样的恶灵,虽然抓住它是很容易,但是这次的恶灵却是比其他种类的恶灵聪明了不止一倍,它乘盂兰盆节的空子控制了一个狱卒,让狱卒去慢慢的散布关于我们这些上级打算裁员并且压榨员工的谣言,直到最后也因为这个狱卒整个地狱都打算造反,甚至于一小部分合众地狱的女性狱卒直接想接着造反的机会去找桃源乡的麻烦。

后来就不知道是谁撞碎了彼世与现世的通道的一个重要部分,导致那个地方直接化为了混沌。

然后啊,也是白泽他自己给修补好的。

其实吧,直到这场“战争”的末尾我自己也是在其他人的告知下最后一个才知道他的死亡消息的。

可笑吧?明明我才是最爱他的那一个,结果我才是最后一个知道他死亡消息的。不过,在茄子告诉我他的消息后,好像很惊讶啊。那个时候我是不是露出了叫做……悲伤的表情?估计,也就只有那个时候我会有那种表情了。

其实,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死的。

好了,我也不想去回忆这些令人伤心的事情了。

前面就是白泽的地方,就在靠近天国桃源乡他的小店旁边。他的墓就是一块小小的木板,后面种着桃树。

我走到的时候,很惊讶。

我还以为,今天只会有我一个人的。因为,如果是说日本的节日,那也是盂兰盆节,并不是这个时期的。

结果,桃太郎一行、茄子、唐瓜、阿香、麒麟……都来了,我直接愣在了那里。

“诶?鬼灯大人,您怎么也来了啊?”

我望着小白,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怎么说?对啊,我是他的谁?朋友?亲人?恋人?哪个也不是。

“没关系,我知道的,恶鬼~”

我瞪大了眼睛。

耳边,是那个早已不见的人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又有一点轻浮。

他知道了什么?

“喔喔,我知道了,鬼灯大人是以白泽大人恋人的身份来的吗?不用害羞的,白泽大人都已经告诉我们了。”

我明白了。

果然呐,他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但是我,已经快被他看透了。

死亡的消息也是,莫名其妙的成了他的恋人也是。

“诶?鬼灯大人,您怎么哭了?是进沙子了吗?”

“不,我没事。”

对那个人的记忆,就先在心里放着吧。

记忆终于成了一座牢笼,而牢笼之外天空低垂。

生日

“100,99,98,97,96,95……”

我一大早醒来,自己的脑袋里面就回荡着奇怪的倒计时的声音。我甩了甩头,不再去思考这令人生厌的东西了。

我的头很痛。

是宿醉引起的吗?

我摸了摸自己的头,很烫。啊啦,昨天晚上我干了什么才会导致这样激烈的头疼呢?

“桃太郎君!请帮我熬一碗黄连汤,如果黄连没有了的话,我记得冰箱里面有冰镇的西瓜,那个也可以治疗一些宿醉的。”我拜托自己的徒弟照顾一下我的胃,但是,为什么极乐满月.玉兔汉方里面会是空荡荡的?!唯一不是空白的地方,也不可能会是空白的地方,也就是极乐满月的柜台了。因为上面无论如何,无时无刻都会有一只叼着灯笼草的黑色兔子坐在那里。这个现象是差不多一年前开始的。

我走到前台,抱起了兔子,照常拿出它嘴里面的灯笼草,放在窗口晒干。然后从冰箱里拿出冰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这突如其来的冰凉让我的额头感到了放松,就像走在沙漠里的人突然看见了绿洲敞开怀喝水一样,十分的舒适。

“啊!爽!”我抱着兔子,瘫在沙发上,发出了感叹。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吧,我的额头的温度退了下去。在这温度退下去的同时我的大脑也清醒了很多。

“50,49,48,47,46,45,44,43,42,41……”

那个倒计时又响了起来。

因为这个奇怪的倒计时,我……想起了那个奇怪的梦。

在我的梦里,我一如既往的呆在自己的小药铺里面,拿着自己的手机翻着朋友圈。然后,那个恶鬼来了,也一样,一如既往的和我大吵了一架。再然7后,我还是和平常没什么不同的和他坐下闲聊了一会儿。

最后,就是最最不平常的!那个恶鬼,他,他,就像今天早上一样的声音,倒数着数字。

“5,4,3,2,1。”

数到了一,他说了一句“白猪先生,祝你快乐。”,居然……

直接亲了过来!

我想……这件事一定和那个恶鬼有关系!

我一把抓起自己随意搭在一边的白大褂,抱着兔子,跑向了地狱与天国的交界处——那扇由牛头马面看守的大门。

我已经准备好被她们两个“食肉动物”好好儿的拥抱一下的准备,可是,整个大门一点气息也没有,更别提除了我和兔子之外的喘息声了。

也许,她们两个去逛街了也说不定?

我不去在想这个问题,直接怀抱着兔子推开了大门。

我踩到了独属于八大地狱的干燥、有些开裂的地面上。

安静。

十分安静。

不对劲的安静。

整个地狱空荡荡的,甚至是平常不可能听不见的亡者的惨叫声也没有。

和天国桃源乡一样,只有一只叼着……灯笼草的兔子?!

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兔子呢?明明除了芥子小姐一只兔子之外就没有了。更何况,这只兔子还带着一条小头巾,也不是极乐满月.玉兔汉方的款式的普通的头巾。

我怀里的那只黑兔子在看见那只白色的,莫名其妙的兔子之后,就一直骚动不安。

我索性就放了它。

果然,那只黑兔子在我放开的那一瞬间飞快的冲向了白兔子,然后,使劲的拍了它一下???白兔子……和黑兔子打了起来,然后,以白兔失败而收场。

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场面这么熟悉的感觉呢?!

仔细串联一下,就会发现,灯笼草、黑白兔子、奇怪的倒计时和那个诡异的梦,无一不和那个恶鬼有关系!

“20,19,18,17,16……”

该死,又来了。

我沿着路上的指示牌,一个殿一个殿的走过,第一、第二、第三……终于走到了第五殿——阎魔殿。

我走到里面,和外面一个样子,空无一人。

走到后方,有一个小小的通道,我向通道内部走去,一扇门是打开的。

漆黑的木门上有着一串串的灯笼果子,就像那个恶鬼一样。

我进去了,门的后方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颜色,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活动的物体。

我开了自己的第三只眼,走到那个东西的前面。

我一把掀开了被子,是小白!

“诶?鬼灯大人呢?说好了一起走的……”

“他们人呢?”

“在桃源乡……谁啊?!白,白泽大人!”

我走出了阎魔殿,直接变回了原身,飞回了桃源乡。

我还是没看见人。

唉,算了算了,我寂寞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是想以前的方法一样,喝酒吧!

“10,9,8,7……”

我走向桃林,慢慢的走着。

我记得……好像是那棵最大的桃树吧?

还没走到呢,我就看见阎魔大王那个肥胖的身子。

加快了脚步,果然!他们所有人都在这儿!

与此同时,我脑中的倒计时也结束了。

                    “0!!!!

“生日快乐,白泽大人!”

“生日快乐,白猪先生!”

“生日快乐,死老头子!”

这什么情况?

“今天是你生日,你忘了?”

“我要能记清才怪吧……话说那个恶鬼为什么也在?!”

“不如你的意可真是太棒了。”

接下来的一幕和梦里一样,他亲了我。

所有人都在起哄。

“在一起!!!在一起!!!”

我真傻,忘了神兽的梦是有预兆的。

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们,也还有恶鬼。

约定

鬼灯第一人称视角。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我患上了花吐症。

这是我早上从自己床上醒来想起的第一个念头。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念头,不,也许它并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想法,可能它是一个征兆?还是说事实?

说实话,我其实并不知道这种名为“花吐症”的病症是什么东西,但是,这听起来好像是女孩子们知道的东西呐。

想了想,我打算先去众合地狱的花街去找阿香问一问这个所谓的“花吐症”到底是什么。

我走到了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在我刚想拿毛巾把自己的脸擦干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胃有些不怎么太舒服,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我不管那么多,就直接就着胃里的酸液吐出了些什么东西。很疼,像是直接有东西反了上来,而不是以流食的柔软质地吐出来的。

我拿左手边的毛巾擦干了脸上的水分,定了定神,看清了我吐出来的东西——那是一堆粉红的桃花瓣儿。

我感到奇怪,因为自己昨天是去了天国桃源乡,但是,自己吃的东西里面完全没有桃花,或者是说,所有的花。所以,这花瓣儿是怎么一回事儿?

应该又是那只愚蠢的偶蹄目干的好事儿!他啊,可真是不能有一点的侥幸心理。

天国,桃源乡,极乐满月.玉兔汉方内。

我拿着自己的狼牙棒,一脚踹开了门。

“嘭——”

门开了。

很奇怪,这家店里没有灯光,照理说,就算它的主人不在,那么它主人的徒弟也是会在这个柜台的后面捣着药的啊?除非……是那只偶蹄目带着他的徒弟一起去了花街!不过,既然他不在……

我抱着这样的想法,从手边抓起了一小根“看林人杜鹃花”,向身后送去,不一会便着了。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极乐满月.玉兔汉方里的一切这么熟悉,但是,还不等我去仔细想这个问题,胃里面那股疼痛的感觉就来了,甚至比上一次威力更大。

我努力想要去忍下呕吐的感觉,但是,我想我以前的忍耐力可能喂给那只白猪了。我的嘴里面有一股咸腥的味道,伴随着这种味道,我吐出来了一堆……桃花?上面还带着我的血。

看着我身后的桃花,和我身前地面上的桃花,我的心情没由来的烦躁。

我快步走进了那只愚蠢的生物的房间,想看看有没有自己的病的解决方法。

他的房间也是昏暗的,我站在门口,大致的扫了一眼,猛地看见了他放在书桌上的两个本子,仔细一看,有一本是日记,一本好像是手帐一样的东西。

我拿起那本“手帐”,里面的东西有可能是太多了吧,那头白猪还细心的写了一份目录在里面夹着,好像有“花吐症”这个东西吧?我翻到了那页。

单相思的人嘴里会吐花,若不能两情相悦就会吐花而死,只有单相思的人与喜欢之人接吻才可以痊愈。

注:患者往往吐出的花代表着他喜欢的人。

我放下“手帐”,拿起了另外一个本子。

从这里面,掉出来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给那个独角之鬼的礼物,也是我们的约定。——白泽”

再看掉下纸条的一页,“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下面配了一张图片,有些抽象,但还是可以模模糊糊的辨认出来一个是少年时的自己,一个是华服的白泽。

我看见了下面他额外写的附言,还有他日记里面的那句话和纸条,心里一跳。如果真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喜欢的人岂不是除了桃太郎就是他?!还有,那个约定是什么?

我丢下本子,快步走向了众合地狱的花街。

八大地狱,众合地狱,花街,花烹御狐前内。

阿香,白泽,妲己……几乎是所有八大的鬼和其他鬼灯认识的人,都在这家小小的花酒店里面坐着。

“呐呐,那个恶鬼要来了吧?”

我刚跑到这个地方,就听见了这句话。

我直接冲了进去,抱住了他。

一分后,我捧住白泽的脸,慢慢的吻了上去。

一吻结束。

我在他耳边说,

“我终于完成约定了。”

冬凌草

今早起床,我发现自己突然长出了耳朵和尾巴。回想起来,应该是自己宿醉太严重了导致的兽化吧。

        我想把自己的耳朵和尾巴收回去,可是——失败了。

        这就很奇怪了,明明平常一不小心变成这样的话马上就可以收回去的。难不成……是那个恶鬼干的?!

       我努力的想唤回自己昨天的记忆,可是,无论我在怎么努力,回想起的也就只有早上自己随意搭讪的几位小姐,还有就是中午的一个黑乎乎的抱着兔子的人影和晚上抱着自己喝药的人影……等等,黑乎乎的?人影?不对劲!

       我看见这个可疑的人后,找到自己为何兽化的原因变得容易了一些,因为这样我找到有关这个原因的记忆的范围缩小了很多。

       黑色的人影……啊!找到了!和桃太郎交谈的,抱着兔子的,拿着狼牙棒的……果然还是那个恶鬼!!!

       我从床上起来,穿上衣服。这上衣还好,毕竟自己长出来的只有耳朵,没有角。可是裤子怎么办?自己的尾巴……算了算了,废一条裤子又怎么样?直接剪个洞算了!

       费劲的穿好衣服后,我向着地狱走去。

       桃太郎站在柜台后面,低头向我问到:“白泽大人,您是要去地狱的花街吗?那您可小心一点,最近极乐满月的开支有点多。”

        我摆了摆手,说“桃太郎君,我今天是去找那恶鬼的。”

         手里头正捣着药的桃太郎满脸惊恐,抬头说:“白泽大人,你的头终于坏掉了吗?!还有,一大早上的,你觉得玩儿兽化游戏很好玩吗?”

        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迅速的拿起了他自己的电话。我马上抓住那个电话,问他:“你是不是要给恶鬼打电话?是吧?肯定是吧?”

        “白泽大人,你今天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在不给鬼灯大人打电话,我觉得你一定会变得更不对劲的!”

       桃太郎的话音刚落,极乐满月的门就已经被人大力的拉开了。

       “嘭!!!!”

       我静静的看着桃太郎:“桃太郎君,今天几号啊?”

       “23号。白泽大人,今天是23号。”

       “啊啊啊啊啊!!!!!”

       我大声的叫着,想要逃离这里。因为……我完完全全的忘记了这个恶鬼的订单!!!

       “哟,白猪先生,你想逃到哪里去啊?”

       “我……当然是要去给你拿金丹了。”仓库里应该还有库存吧?

       “你的身体怎么了?”

       “这难道不是你干的吗?!”

       那个讨厌的恶鬼听见这句话之后,自顾自的双臂抱起,一副苦恼的样子。

       有十五分钟了吧,他才像是恍然大悟了一样。

      “噢,应该是昨天我给你灌下去的‘美容方’吧!对了,你昨天是不是还吃了什么?”

      我上下打量了恶鬼一会儿,不可置信的说:“你还用美容的药?!”

       “就说你是愚蠢的偶蹄目!那是源义经拜托我做的,说是可以帮助他的肌 肉。”最后两个字,我听着有种他想把我撕碎的感觉。

       我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自己的确是因为嗓子有点儿难受吃了些冬凌草。

       “我吃了一些治嗓子的药。”

       “明镜草?”

       “嗯,你那个美容方里有什么?”

        “甘草,玫瑰,还有一些吸脑鸟的蛋清。”

        “产生的反应就是因为你的蛋清吧……”

        “对了,还有一些我自制的汤。”

         “……脑髓味增?”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有!我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这样不是挺好的么?看,你的毛是多么的舒服啊!”

         罪魁祸首正抱着自己的尾巴,一脸……好吧,已经完全看不见脸了……

       那个恶鬼手里还抱着我的毛……啊呸!是我高贵无比的尾巴,一脸信誓旦旦的说:“白猪先生,我可以娶你,并且我保证”

       他顿了一下,

       “我今生只注视你一人。”



PS:“这样以后你也要让我抱着你的尾巴睡觉,还有你的耳朵,最好变成原型。”

      “我什么时候答应的你啊啊啊?!”

      桃太郎抱着自己的小药碗,默默的蹲下,打了一个电话。

       “茄子唐瓜小白快来救我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