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拌土豆

无眠

夜深了,我却还没睡着。

     我躺在床上,想着这句话。看向自己平常放在书桌上的金鱼草闹钟,已经是凌晨两点十五分了,我想着这句话。

     唉,自己怎么会睡不着呢?是因为今天一天因为大王的贪玩而留下的巨多的工作?因为明天要去桃源乡看见那些毛绒绒的无比可爱的兔子药剂师?还是因为明天要去天国桃源乡看见那一头愚蠢的白猪?

     好吧,我承认,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个理由的地点是没有什么不同,不过,应该是因为倒数第二个问题吧……对吧?啧,不过一想到那头白猪一脸的笑容,再想到他对于自己一脸怒容和对别人的笑容……得了,更睡不着了。

     我应该是失眠了。嘛,也没什么太大关系,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出现这个毛病了。

     这次失眠……想想也应该是第三次了,前几次的失眠是属于惊醒,第一次梦见了自己还是人类,看见了一个白衣的神明。神明,一个美丽的词语。自己瘦小的身体,乌黑的发丝里插着几朵白花和零零碎碎的绿叶子,端坐在祭祀台上;白衣的神明,看不清他的脸,只是直觉上认为他是笑着的,一种爱着众生的笑。神明似乎是要带走他,在抱住他身子的一瞬间,熊熊烈火如同被人追赶一样,拼了命的燃烧……自己就在那种情况下醒来了。

        第二次梦见了自己的青年时期,那个时候他已经是一个鬼火灵躯与人类身躯而结合的地狱之鬼了。自己背着一个行囊,嘴里咬着一个多汁的桃子,又看见了——那个白衣神明。神明躺在一颗桃花树上,垂落下来的宽大袖子里一只手提着一只酒葫芦,他伴随着一声【你好】,听见了另一句熟悉的话语:“下面的小哥,你喝不喝酒呀?”,画面截止到这里,我又醒了。

        无论是我怎么去努力,也看不清那个白衣的神明的脸,直到今天——这一回我梦见了我在黄泉和蓬、乌头一起要去看木开花耶姬的童年时期,我看清了,那个白衣神明的右耳!他的右耳上面,有一条我再熟悉不过的耳坠,中国结加铜钱和翡翠珠子的耳坠,他——是白泽。

       我穿上搭在被子外面的外衣,看向一旁的狼牙棒,摇摇头,算了,自己只是找他谈谈而已。

       快步走向三界连接的大门,这个时间,牛头和马面早就睡她们的美容觉去了。

       “哗啦啦啦”

      我看向天空,已经可以看见淡淡的太阳光了,这把暗蓝色的天空染上了一点粉红的色彩。

     在[极乐满月.玉兔汉方]的左边的窗户里,我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白泽难得的顺眼面容。轻手轻脚的打开大门,离仓库的距离越来越远,打开白泽房间的门,离白泽安详的面容越来越近……

        在我刚想去抱一下他,在顺便亲一下他时,白泽,醒了。

        我保持着那个想要拥抱他的姿势,白泽一脸懵逼茫然的看着我,突然,他清醒了,磕巴着说道:“恶,恶,恶,恶……”

        我打着[自己不能废了这么大劲儿结果却什么也没得到]的概念,抱住了白泽,说道:“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奇迹,白猪。”我对上他的嘴唇,轻轻的碰了一下,贴了一会儿。

        现在,我知道,失眠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在「极乐满月.玉兔汉方」里,白泽的脸红透了,极小的声音冒出来:

      “恶鬼,遇到你是也我今生最大的奇迹。”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