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拌土豆

朋友吗?不,不是

天国桃源乡,玉兔汉方.极乐满月内。

        “你这个白痴恶鬼,愚蠢无止境的酒鬼!”

        “你这头笨蛋白猪,不正经的色魔!”

        “极乐蜻蜓!!!”

        “朴念仁!!!完了完了,带‘N’了!”

        “好了,亲爱的白猪先生,您输了。”

        桃太郎站在药店里的柜台后面,一手抱着兔子,一手捣着药材,无语的看着面前的两人——长着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相貌,一个穿黑红相间的和服,一个穿白绿相间的短款旗袍,还都玩着自己的手机,手机还是相同的款式,一红一蓝……

        这真的不是一对无聊的笨蛋情侣吗?黑对白,红对绿,和服对汉服,再加上那一条现世的人们口中相传的[红蓝必定是一对]的法则……

       这两个人只要是在极乐满月里碰见了,就会玩一会儿这种他们这些正常人完完全全看不懂的词语接龙游戏,每一次都是白泽大人输掉,都不会变的。真是够了!算了算了,反正他的眼睛也快看出茧子来了……

        “鬼灯大人和白泽大人的感情真好啊,连玩游戏都是这么有默契。”

       “我和这个恶鬼?桃太郎君你可别搞笑了!”

       “诶?可是白泽大人,你和鬼灯大人玩的接龙也只有你们两个人可以玩会吧?”

       “这个嘛……”

        说道这个问题上,就算是大天朝的神兽白泽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我和这头白猪在某一个层面上也应该是算普通朋友了。”

        鬼灯放下了自己的手机,随手抱起了一只毛茸茸的兔子药剂师放在自己的腿上,顺着毛,帮白泽解决了这个问题。

        “哦,原来如此。对了,这是鬼灯大人您要的药。”

         “好的,这是我上个星期定下的安眠药,对吗?”

         “诶?我还以为是哪个可爱的小姐晚上睡不着定的呢,原来是你失眠了啊。真可惜。不过,恶鬼你上个月定的金丹也快好了,后天你可要记得来取一下。”

         “那我就告辞了,还有,桃太郎先生,你以后出去可要注意一下,我的订单里有要给你和白猪的东西。”

          鬼灯说完这些话后,放下了兔子药剂师,走向地狱去了。

         桃太郎和白泽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满眼的疑问,随后一起走向了鬼灯的订单。

         薄薄的一张纸上面,用订书钉钉了一张布和一个扁盒子,布的上面写了几个字——[这是桃太郎的布,扁盒子是你的,白猪]

        桃太郎拿起布,正反两面都看了看,一面上都是黑黑的点,还带着一些色彩。额……这是一张地图,一张鬼灯在桃源乡各大部分挖地洞的地图。

        白泽拿起盒子,打开盖子,还是一张纸,上面写着[情人节快乐]。这恶鬼又要搞什么鬼啊?去年的金鱼草怪叫花束,还是前年的阎魔大王第一辅佐官的爱心脑髓味增汤?虽然说自己一个中国人,喝脑髓汤没什么,不过恶鬼的汤太咸了,喝起来齁得慌,但是配饭还是不错的……咳咳咳,想偏了。不想了,打开吧。

        白泽视死如归的掀开了那张纸,他看见了——一个戒指???

       桃太郎看见了自己上司的抽搐的嘴角,疑惑的看向白泽手里的东西,然后……他也抽搐了。

       今天是四月一日吗?不对啊,是二月十四日啊?这算是什么……求婚吗?

      我们的神兽(受)大人想到这里,脸“噗”的红了,但是,鬼灯没有理由会求婚吗?所以,神兽大人打算去看看顺便躲一下看看鬼灯的反应他自己那几天的举动。

       白泽双手做拜佛状,脚在地上画了奇怪的符形图案,口中念念有词,“敲响那神鬼人共同之灵钟,以吾之血,与汝之契约。化竹灵仙之精华为期限,生世不得离此而叛。无缘与汝之,启灵珠为缘之故,限今后水曜日为戒,时空召唤之门,起!!!”

       过了五分钟之后,白泽额头的神目突然发光,桃源乡四处沙石飞起,在他施法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深蓝色发光的圆形图案,白泽走了进去。

    单身狗的凝视🐶分割线🐶单身狗的凝视🐶                       后天的桃源乡。

      鬼灯拿着一束金鱼草的花(详情请见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391963?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7B0E7D07-015E-4987-B213-8FDA8F8C46AE2491infoc&ts=1518579422510)进了极乐满月的大门。

      “桃太郎,白猪呢?”

      “白泽大人……”

       “他人呢?”

       “额,现在应该快回来了吧。”

       “回来?他又去合众地狱的花街了?”

       “不是,白泽大人说他要去看看前几年他到底干了什么。”

       鬼灯听了桃太郎的话,明白了白泽去了前年的时空,所以鬼灯打算……去找白泽。

       白泽惊恐的看着那一年自己伴着米饭吃下了鬼灯的脑髓味增汤,并且在鬼灯的目光下,吃完……他居然还笑了?!并且是在清醒的状态下?!

        回到现在,白泽走出了时空门,想着这几天自己应该去哪里躲着,一进门就撞上了鬼灯。

        “白猪先生,您应该知道对吧,我那个‘会和微笑着喝下我亲手做的脑髓味增汤的人结婚'的话。”

       “我……不是故意的。”

       “我的意思已经够明显了。送你味增汤,去年的金鱼草,现在,你要是不去地狱,你就废了。”

       “。。。。。”我还能说什么?要么死,要么结婚,只是,这有选择么?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