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拌土豆

冬凌草

今早起床,我发现自己突然长出了耳朵和尾巴。回想起来,应该是自己宿醉太严重了导致的兽化吧。

        我想把自己的耳朵和尾巴收回去,可是——失败了。

        这就很奇怪了,明明平常一不小心变成这样的话马上就可以收回去的。难不成……是那个恶鬼干的?!

       我努力的想唤回自己昨天的记忆,可是,无论我在怎么努力,回想起的也就只有早上自己随意搭讪的几位小姐,还有就是中午的一个黑乎乎的抱着兔子的人影和晚上抱着自己喝药的人影……等等,黑乎乎的?人影?不对劲!

       我看见这个可疑的人后,找到自己为何兽化的原因变得容易了一些,因为这样我找到有关这个原因的记忆的范围缩小了很多。

       黑色的人影……啊!找到了!和桃太郎交谈的,抱着兔子的,拿着狼牙棒的……果然还是那个恶鬼!!!

       我从床上起来,穿上衣服。这上衣还好,毕竟自己长出来的只有耳朵,没有角。可是裤子怎么办?自己的尾巴……算了算了,废一条裤子又怎么样?直接剪个洞算了!

       费劲的穿好衣服后,我向着地狱走去。

       桃太郎站在柜台后面,低头向我问到:“白泽大人,您是要去地狱的花街吗?那您可小心一点,最近极乐满月的开支有点多。”

        我摆了摆手,说“桃太郎君,我今天是去找那恶鬼的。”

         手里头正捣着药的桃太郎满脸惊恐,抬头说:“白泽大人,你的头终于坏掉了吗?!还有,一大早上的,你觉得玩儿兽化游戏很好玩吗?”

        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迅速的拿起了他自己的电话。我马上抓住那个电话,问他:“你是不是要给恶鬼打电话?是吧?肯定是吧?”

        “白泽大人,你今天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在不给鬼灯大人打电话,我觉得你一定会变得更不对劲的!”

       桃太郎的话音刚落,极乐满月的门就已经被人大力的拉开了。

       “嘭!!!!”

       我静静的看着桃太郎:“桃太郎君,今天几号啊?”

       “23号。白泽大人,今天是23号。”

       “啊啊啊啊啊!!!!!”

       我大声的叫着,想要逃离这里。因为……我完完全全的忘记了这个恶鬼的订单!!!

       “哟,白猪先生,你想逃到哪里去啊?”

       “我……当然是要去给你拿金丹了。”仓库里应该还有库存吧?

       “你的身体怎么了?”

       “这难道不是你干的吗?!”

       那个讨厌的恶鬼听见这句话之后,自顾自的双臂抱起,一副苦恼的样子。

       有十五分钟了吧,他才像是恍然大悟了一样。

      “噢,应该是昨天我给你灌下去的‘美容方’吧!对了,你昨天是不是还吃了什么?”

      我上下打量了恶鬼一会儿,不可置信的说:“你还用美容的药?!”

       “就说你是愚蠢的偶蹄目!那是源义经拜托我做的,说是可以帮助他的肌 肉。”最后两个字,我听着有种他想把我撕碎的感觉。

       我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自己的确是因为嗓子有点儿难受吃了些冬凌草。

       “我吃了一些治嗓子的药。”

       “明镜草?”

       “嗯,你那个美容方里有什么?”

        “甘草,玫瑰,还有一些吸脑鸟的蛋清。”

        “产生的反应就是因为你的蛋清吧……”

        “对了,还有一些我自制的汤。”

         “……脑髓味增?”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有!我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这样不是挺好的么?看,你的毛是多么的舒服啊!”

         罪魁祸首正抱着自己的尾巴,一脸……好吧,已经完全看不见脸了……

       那个恶鬼手里还抱着我的毛……啊呸!是我高贵无比的尾巴,一脸信誓旦旦的说:“白猪先生,我可以娶你,并且我保证”

       他顿了一下,

       “我今生只注视你一人。”



PS:“这样以后你也要让我抱着你的尾巴睡觉,还有你的耳朵,最好变成原型。”

      “我什么时候答应的你啊啊啊?!”

      桃太郎抱着自己的小药碗,默默的蹲下,打了一个电话。

       “茄子唐瓜小白快来救我啊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