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拌土豆

约定

鬼灯第一人称视角。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我患上了花吐症。

这是我早上从自己床上醒来想起的第一个念头。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念头,不,也许它并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想法,可能它是一个征兆?还是说事实?

说实话,我其实并不知道这种名为“花吐症”的病症是什么东西,但是,这听起来好像是女孩子们知道的东西呐。

想了想,我打算先去众合地狱的花街去找阿香问一问这个所谓的“花吐症”到底是什么。

我走到了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在我刚想拿毛巾把自己的脸擦干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胃有些不怎么太舒服,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我不管那么多,就直接就着胃里的酸液吐出了些什么东西。很疼,像是直接有东西反了上来,而不是以流食的柔软质地吐出来的。

我拿左手边的毛巾擦干了脸上的水分,定了定神,看清了我吐出来的东西——那是一堆粉红的桃花瓣儿。

我感到奇怪,因为自己昨天是去了天国桃源乡,但是,自己吃的东西里面完全没有桃花,或者是说,所有的花。所以,这花瓣儿是怎么一回事儿?

应该又是那只愚蠢的偶蹄目干的好事儿!他啊,可真是不能有一点的侥幸心理。

天国,桃源乡,极乐满月.玉兔汉方内。

我拿着自己的狼牙棒,一脚踹开了门。

“嘭——”

门开了。

很奇怪,这家店里没有灯光,照理说,就算它的主人不在,那么它主人的徒弟也是会在这个柜台的后面捣着药的啊?除非……是那只偶蹄目带着他的徒弟一起去了花街!不过,既然他不在……

我抱着这样的想法,从手边抓起了一小根“看林人杜鹃花”,向身后送去,不一会便着了。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极乐满月.玉兔汉方里的一切这么熟悉,但是,还不等我去仔细想这个问题,胃里面那股疼痛的感觉就来了,甚至比上一次威力更大。

我努力想要去忍下呕吐的感觉,但是,我想我以前的忍耐力可能喂给那只白猪了。我的嘴里面有一股咸腥的味道,伴随着这种味道,我吐出来了一堆……桃花?上面还带着我的血。

看着我身后的桃花,和我身前地面上的桃花,我的心情没由来的烦躁。

我快步走进了那只愚蠢的生物的房间,想看看有没有自己的病的解决方法。

他的房间也是昏暗的,我站在门口,大致的扫了一眼,猛地看见了他放在书桌上的两个本子,仔细一看,有一本是日记,一本好像是手帐一样的东西。

我拿起那本“手帐”,里面的东西有可能是太多了吧,那头白猪还细心的写了一份目录在里面夹着,好像有“花吐症”这个东西吧?我翻到了那页。

单相思的人嘴里会吐花,若不能两情相悦就会吐花而死,只有单相思的人与喜欢之人接吻才可以痊愈。

注:患者往往吐出的花代表着他喜欢的人。

我放下“手帐”,拿起了另外一个本子。

从这里面,掉出来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给那个独角之鬼的礼物,也是我们的约定。——白泽”

再看掉下纸条的一页,“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下面配了一张图片,有些抽象,但还是可以模模糊糊的辨认出来一个是少年时的自己,一个是华服的白泽。

我看见了下面他额外写的附言,还有他日记里面的那句话和纸条,心里一跳。如果真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喜欢的人岂不是除了桃太郎就是他?!还有,那个约定是什么?

我丢下本子,快步走向了众合地狱的花街。

八大地狱,众合地狱,花街,花烹御狐前内。

阿香,白泽,妲己……几乎是所有八大的鬼和其他鬼灯认识的人,都在这家小小的花酒店里面坐着。

“呐呐,那个恶鬼要来了吧?”

我刚跑到这个地方,就听见了这句话。

我直接冲了进去,抱住了他。

一分后,我捧住白泽的脸,慢慢的吻了上去。

一吻结束。

我在他耳边说,

“我终于完成约定了。”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