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拌土豆

生日

“100,99,98,97,96,95……”

我一大早醒来,自己的脑袋里面就回荡着奇怪的倒计时的声音。我甩了甩头,不再去思考这令人生厌的东西了。

我的头很痛。

是宿醉引起的吗?

我摸了摸自己的头,很烫。啊啦,昨天晚上我干了什么才会导致这样激烈的头疼呢?

“桃太郎君!请帮我熬一碗黄连汤,如果黄连没有了的话,我记得冰箱里面有冰镇的西瓜,那个也可以治疗一些宿醉的。”我拜托自己的徒弟照顾一下我的胃,但是,为什么极乐满月.玉兔汉方里面会是空荡荡的?!唯一不是空白的地方,也不可能会是空白的地方,也就是极乐满月的柜台了。因为上面无论如何,无时无刻都会有一只叼着灯笼草的黑色兔子坐在那里。这个现象是差不多一年前开始的。

我走到前台,抱起了兔子,照常拿出它嘴里面的灯笼草,放在窗口晒干。然后从冰箱里拿出冰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这突如其来的冰凉让我的额头感到了放松,就像走在沙漠里的人突然看见了绿洲敞开怀喝水一样,十分的舒适。

“啊!爽!”我抱着兔子,瘫在沙发上,发出了感叹。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吧,我的额头的温度退了下去。在这温度退下去的同时我的大脑也清醒了很多。

“50,49,48,47,46,45,44,43,42,41……”

那个倒计时又响了起来。

因为这个奇怪的倒计时,我……想起了那个奇怪的梦。

在我的梦里,我一如既往的呆在自己的小药铺里面,拿着自己的手机翻着朋友圈。然后,那个恶鬼来了,也一样,一如既往的和我大吵了一架。再然7后,我还是和平常没什么不同的和他坐下闲聊了一会儿。

最后,就是最最不平常的!那个恶鬼,他,他,就像今天早上一样的声音,倒数着数字。

“5,4,3,2,1。”

数到了一,他说了一句“白猪先生,祝你快乐。”,居然……

直接亲了过来!

我想……这件事一定和那个恶鬼有关系!

我一把抓起自己随意搭在一边的白大褂,抱着兔子,跑向了地狱与天国的交界处——那扇由牛头马面看守的大门。

我已经准备好被她们两个“食肉动物”好好儿的拥抱一下的准备,可是,整个大门一点气息也没有,更别提除了我和兔子之外的喘息声了。

也许,她们两个去逛街了也说不定?

我不去在想这个问题,直接怀抱着兔子推开了大门。

我踩到了独属于八大地狱的干燥、有些开裂的地面上。

安静。

十分安静。

不对劲的安静。

整个地狱空荡荡的,甚至是平常不可能听不见的亡者的惨叫声也没有。

和天国桃源乡一样,只有一只叼着……灯笼草的兔子?!

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兔子呢?明明除了芥子小姐一只兔子之外就没有了。更何况,这只兔子还带着一条小头巾,也不是极乐满月.玉兔汉方的款式的普通的头巾。

我怀里的那只黑兔子在看见那只白色的,莫名其妙的兔子之后,就一直骚动不安。

我索性就放了它。

果然,那只黑兔子在我放开的那一瞬间飞快的冲向了白兔子,然后,使劲的拍了它一下???白兔子……和黑兔子打了起来,然后,以白兔失败而收场。

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场面这么熟悉的感觉呢?!

仔细串联一下,就会发现,灯笼草、黑白兔子、奇怪的倒计时和那个诡异的梦,无一不和那个恶鬼有关系!

“20,19,18,17,16……”

该死,又来了。

我沿着路上的指示牌,一个殿一个殿的走过,第一、第二、第三……终于走到了第五殿——阎魔殿。

我走到里面,和外面一个样子,空无一人。

走到后方,有一个小小的通道,我向通道内部走去,一扇门是打开的。

漆黑的木门上有着一串串的灯笼果子,就像那个恶鬼一样。

我进去了,门的后方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颜色,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活动的物体。

我开了自己的第三只眼,走到那个东西的前面。

我一把掀开了被子,是小白!

“诶?鬼灯大人呢?说好了一起走的……”

“他们人呢?”

“在桃源乡……谁啊?!白,白泽大人!”

我走出了阎魔殿,直接变回了原身,飞回了桃源乡。

我还是没看见人。

唉,算了算了,我寂寞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是想以前的方法一样,喝酒吧!

“10,9,8,7……”

我走向桃林,慢慢的走着。

我记得……好像是那棵最大的桃树吧?

还没走到呢,我就看见阎魔大王那个肥胖的身子。

加快了脚步,果然!他们所有人都在这儿!

与此同时,我脑中的倒计时也结束了。

                    “0!!!!

“生日快乐,白泽大人!”

“生日快乐,白猪先生!”

“生日快乐,死老头子!”

这什么情况?

“今天是你生日,你忘了?”

“我要能记清才怪吧……话说那个恶鬼为什么也在?!”

“不如你的意可真是太棒了。”

接下来的一幕和梦里一样,他亲了我。

所有人都在起哄。

“在一起!!!在一起!!!”

我真傻,忘了神兽的梦是有预兆的。

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们,也还有恶鬼。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