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拌土豆

记忆

我暗恋着一个人。

没错,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我暗恋的人叫做“白泽”。

他是天国桃源乡的汉方权威,中国远古的祥瑞神兽,但也同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偶蹄目,花心大萝卜,不负责任的老板,白痴白猪,品味极差的老爷爷,画作极差的还沾沾自喜的人,淫兽……

总体来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他。

或许是因为……五万年前的相遇?还是说那一次他刚喝醉酒的红晕?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啊,我是今天要去陪他的。

今天是四月五号,中国的清明节。

白泽他啊,早就在四十年前走了。因为,四十年前,地狱和天国,也就是整整一个彼世莫名其妙的爆发了一个战争。是因为我的不好,一时疏忽,放出来了一个类似于“贞子”这样的恶灵,虽然抓住它是很容易,但是这次的恶灵却是比其他种类的恶灵聪明了不止一倍,它乘盂兰盆节的空子控制了一个狱卒,让狱卒去慢慢的散布关于我们这些上级打算裁员并且压榨员工的谣言,直到最后也因为这个狱卒整个地狱都打算造反,甚至于一小部分合众地狱的女性狱卒直接想接着造反的机会去找桃源乡的麻烦。

后来就不知道是谁撞碎了彼世与现世的通道的一个重要部分,导致那个地方直接化为了混沌。

然后啊,也是白泽他自己给修补好的。

其实吧,直到这场“战争”的末尾我自己也是在其他人的告知下最后一个才知道他的死亡消息的。

可笑吧?明明我才是最爱他的那一个,结果我才是最后一个知道他死亡消息的。不过,在茄子告诉我他的消息后,好像很惊讶啊。那个时候我是不是露出了叫做……悲伤的表情?估计,也就只有那个时候我会有那种表情了。

其实,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死的。

好了,我也不想去回忆这些令人伤心的事情了。

前面就是白泽的地方,就在靠近天国桃源乡他的小店旁边。他的墓就是一块小小的木板,后面种着桃树。

我走到的时候,很惊讶。

我还以为,今天只会有我一个人的。因为,如果是说日本的节日,那也是盂兰盆节,并不是这个时期的。

结果,桃太郎一行、茄子、唐瓜、阿香、麒麟……都来了,我直接愣在了那里。

“诶?鬼灯大人,您怎么也来了啊?”

我望着小白,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怎么说?对啊,我是他的谁?朋友?亲人?恋人?哪个也不是。

“没关系,我知道的,恶鬼~”

我瞪大了眼睛。

耳边,是那个早已不见的人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又有一点轻浮。

他知道了什么?

“喔喔,我知道了,鬼灯大人是以白泽大人恋人的身份来的吗?不用害羞的,白泽大人都已经告诉我们了。”

我明白了。

果然呐,他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但是我,已经快被他看透了。

死亡的消息也是,莫名其妙的成了他的恋人也是。

“诶?鬼灯大人,您怎么哭了?是进沙子了吗?”

“不,我没事。”

对那个人的记忆,就先在心里放着吧。

记忆终于成了一座牢笼,而牢笼之外天空低垂。

评论(2)

热度(36)